滚动播报:
您的位置:首页 > 韶关普法网 > 法治文化 > 正文

陈建成:不放过蛛丝马迹的“痕迹专家”

来源: 发表日期:2019-05-31 11:25:00

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痕检专业毕业后,陈建成进入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从事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工作,这一干就是17年。

17年来,陈建成勘查检验各类案(事)件现场2500多起,直接或间接破获各类刑事案件500余起,检测提供的关键证据侦破近百起重特大刑事案件,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荣获“福建省公安刑事技术现场勘验能手”“福建省公安刑事技术成绩突出个人”“福建省公安刑事技术管理能手”等荣誉称号,并被公安部纳入“全国公安刑事科学技术青年人才库”,获评2018年度莆田市“十佳”人民警察。

守正创新利用光学原理提取真皮指纹

入警的第一天起,热爱挑战的陈建成就对痕检工作信心满满。他相信,雁过留声。在疑难案件现场,他既拜师查资料又动手做实验,于不经意间完成利用光学原理提取真皮指纹实验。

2004年7月的一天,莆田市荔城区发生一起碎尸案。警方在当地一处水流湍急的河道内发现一具尸体,第一现场已无从找起。说是尸体,其实也就是打捞到的两只高度腐败、表皮全部脱落的死者手臂,手臂上除了表皮层完全脱落,只有露出内层真皮的左手大拇指尚完好。

陈建成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通常是无法提取到指纹的。陈建成将检材用烧杯浸泡后带回办公室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第二天下午4点多,阳光从实验室的西窗照射进来,忙碌了一天多的陈建成抬起头,顿时感到腰酸背痛,口干舌燥,他端起玻璃杯喝水,突然发现透过水杯,手指的指纹被放大了。

受到启发的陈建成顾不上喝水,连忙叫来同事配合,利用光的折射、反射原理进行观察,发现原先平滑肤浅的指纹立时变得深刻清晰,他成功提取到死者的指纹,通过比对直接认定指纹的所属身份,为该起碎尸案的侦查起到了关键作用。

刚出道2年的陈建成无意间完成全国首例利用光学原理提取真皮指纹的实验,其敬业精神和创新成果受到业内专家和前辈的充分肯定。

严谨务实从木门撬洞内提取到嫌疑人DNA

勘查工作中,任何蛛丝马迹在陈建成眼里都放大成千上万倍,他也总能在大家忽略处提取到关键的痕迹物证,直接指向破案。

2012年3月的一天清早,莆田市发生一起命案,一老妇睡梦中被歹徒挖门洞后从里面开锁并杀害。嫌疑人手段残忍,现场血腥。陈建成细致分析现场的每一处痕迹物证,力争形成现场物证的证据链。

一个上午过去了,陈建成虽然有所收获,但却没有提取到能够直接认定嫌疑人身份的痕迹物证。不肯轻易言败的他站在现场门口环视整个现场,突然对木门门洞上的撬洞产生了“兴趣”。多年痕检工作的直觉告诉他,门洞里面及周边应该会有嫌疑人的微量物,这是检出嫌疑人DNA信息的关键检材。

陈建成站在门边,对着门洞,反复揣摩嫌疑人的心理,比划分析模仿嫌疑人的撬门手法,然后对门洞及周边的木屑进行提取,并最终从木屑上成功检测出犯罪嫌疑人的DNA。专案组利用该DNA很快就比中犯罪嫌疑人,迅速侦破这起命案。

坚韧执著不提取到关键痕迹不收工

陈建成对现场始终心怀敬畏,一方面,现场是他的事业所在,是他忠诚履职的主战场;另一方面源于现场勘查的不可逆性,勘查的开始也是损毁的开始。

2009年2月的一天,福泉高速公路涵江路段旁的草丛里发现一具尸体。调查发现,尸体系5天前福州市一起尾随杀人命案的受害人。嫌疑人莆田抛尸,并驾车逃往广东,后人车不知去向,属于典型的跨地区作案。

现场勘查的收获很大程度将决定此类案件的走向。5天的日晒风吹和高速路过往车辆扬起的粉尘给尸体和其他物品都蒙上一层厚灰,细致的陈建成将现场的关键检材带回实验室,模拟现场条件制作了几个样本,花了近两天的时间,采取不同的方法进行前期处理实验后进行显现提取,最终从现场带回来的一张纸片上提取到3枚不同于受害人的指纹,他将该指纹进行检索,一时没有结果。

联合专案组的侦查工作也很快陷入困境。命案似乎要成为“无头案”。陈建成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他坚信,总有一天,或早或晚,那3枚指纹会发挥作用。

2009年6月,辽宁沈阳警方在侦破当地一起故意杀人案时,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发现其3枚指纹与陈建成从纸片上提取到的3枚指纹完全一致,但嫌疑人拒不交代此案。辽宁警方致电莆田核实该案的情况和现场痕迹情况,特别是3枚指纹与案件的关联度。陈建成的回答给了他们硬气和底气。他们调整审讯策略,3枚指纹铁证如山,嫌疑人无法自圆其说。

钻研攀高探索独到的现场勘查工作法

10余年磨炼,陈建成逐渐形成自己独到的现场勘查工作法。他注重探究嫌疑人的心理动机,与现场产生的痕迹物证进行关联,从而准确推断出嫌疑人作案全过程及逃窜方向和周边遗留物,并成功提取到关键物证。

2016年9月的一天,一名女子在莆田市承租房内被杀。在福州出差的陈建成接到命令后连夜赶到现场开展勘查。

在犯罪嫌疑人进出过的通道,陈建成发现几处血迹的形态比较特殊,推断是犯罪嫌疑人受伤后所留。陈建成要求侦查人员就周边的医院诊所及其他可能进行伤口包扎的场所进行重点排查。

案侦民警循线跟踪到一酒店停车场时发现嫌疑人进去后没再出来。停车场后面是一幢员工宿舍。民警起初判断嫌疑人是酒店员工或其亲友,逐一排查后被全部否定。民警请求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对酒店进行现场勘查并提供分析帮助。陈建成在酒店里详细了解民警的工作情况后,询问酒店员工有没有丢失衣物或物品。

果然有一名男员工反映晒在户外的外衣不见了。陈建成勘查发现,酒店停车场内员工宿舍旁有一个洗手池,停车场围墙外的断崖式下方四五米深处是一片农田和一条臭水沟。结合员工衣物被偷情况,陈建成推断嫌疑人在洗手池处清洗更换完毕后,很有可能就地填埋、抛弃或销毁作案时的衣物及相关物品。民警搜索后表示没有收获。陈建成下到农田和臭水沟,和办案民警一道,用木棍扒开农田臭水沟旁的草丛开展地毯式搜索。一个多小时后,民警先后发现了嫌疑人抛弃的作案工具、作案时穿着的外衣以及死者的物品等,为认定犯罪嫌疑人和后期审判阶段的庭审提供了最直接最关键的物证。

侦查人员根据陈建成勘查结果的指引,第二天就抓获了嫌疑人。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