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播报:
您的位置:首页 > 韶关普法网 > 法治文化 > 正文

王飞:首都缉毒战线一把“尖刀”

来源: 发表日期:2019-07-08 16:58:00

王飞一直都忘不了见到丢丢(化名)时的场景。那是在丢丢家的客厅里,丢丢的父亲因长期吸毒已不成人样,在墙角东倒西歪着,王飞带着缉毒队员破门而入。家徒四壁,屋里仿佛垃圾场,一岁的丢丢正用手抓着隔夜的泡面往嘴里送,手里还拿着半根儿火腿肠,活像一个“垃圾人”。

“我们把他爸爸带走时,他在妈妈怀里哭得撕心裂肺。他那眼神让在场的队员们心如刀绞。我们也有自己的孩子,也很小,却正沐浴着父母的爱,在校园接受着正常教育。那一刻,队员们对毒品的憎恨又多了一层,我们发誓要扫尽毒品的罪恶。”时隔几年,回想起这一幕,王飞仍然非常有感触。

王飞,现年38岁,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总队一大队副大队长。9年一线缉毒工作经历,无数次与狡猾的毒贩交手,他对禁毒工作的认识从职业上升到事业,他用5个“无”来为自己和战友画像——“无形战线、无私奉献、无怨无悔、无上光荣、无名英雄。”王飞说,每一个案件铺陈开来,都是一条繁杂冗长、困难重重的征途,仿佛一条无形战线,在自己面前徐徐展开。

2016年的一次抓捕行动,王飞和战友经历了生死瞬间。

根据前期摸排,警方掌握了吴某某长期从境外向北京走私及贩运毒品的犯罪事实。为了实现打击成果的最大化,王飞带领队员将抓捕时机定在了吴某某交易时。

为防止周围有警力设伏,狡猾的嫌疑人选择在凌晨交易,地点在北京郊外一条偏僻的小路上。王飞带领队员们蹲守数日,时值寒冬,户外寒风凛冽,车内却不敢点火,怕惊动对方。

尽管前期有周密部署,但抓捕时依然出现了意外——一向只骑电动车的吴某某在交易当天选择了开车。根据外线观察,吴某某打算在车上完成交易,中途,他的上线上车了。

临时更改抓捕方案!王飞捏了一把汗,仍心里淡定地布置新的抓捕计划。他将最危险的任务留给了自己:控制司机。

此时两辆警车已对吴某某的车形成前后夹击状,王飞带领民警立刻冲上了车。

“我当时已经控制住了司机的双手,但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猛踩油门。”失控的车辆朝着左前方猛地窜了出去,裹挟着王飞一起翻进了路旁的排水沟。“那一瞬间,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父母、孩子在脑中飞速闪现……好在那个排水沟深而窄,车卡在上面,没有砸下来。”王飞回忆。

“快点救人!快救人啊!”耳边传来了同事焦急的声音,懵了好久的王飞缓了过来,一股暖流充溢心间:“那时我也理解了什么是出生入死的战友。”

当晚,另一组民警在四川对吴某某上线其他人员同时开展抓捕,共抓获12人,缴获海洛因10千克,收缴毒资39万余元。

在2016年魏某特大涉毒团伙犯罪案件中,核心成员魏某从不碰毒,藏得很深。王飞带领队员对嫌疑人开展釜底抽薪、围点断线工作法,对其上下线及周边人员进行剥离打击,硬是将魏某从“三多人员”打成“三无人员”,最终逼得魏某亲自参与交易,过程中,警方将其人赃并获。

而这一年来,专案组共抓获32名吸毒人员,收缴毒品7千克、运毒车辆7部,彻底打掉了这一涉及北京、河北、广东、广西、四川5省区市的特大贩毒团伙,团伙成员全部落网。

在热播剧《破冰行动》中,唐旭饰演的蔡永强说:“干禁毒的,无非就是两种风险。一种是生命危险,另一种是诱惑的风险,为了保命,他们会不惜血本地向我们砸钱。”

这话说得中肯,王飞就不只一次遇到过金钱诱惑。

“一次抓捕行动后,一个吸毒人员过来跟我说,领导,我有事跟你汇报,能不能找个人少的地方。我当时以为他要跟我反映其他线索。”王飞和另一名民警跟着吸毒人员走进了洗手间。

“30万,领导,只要你让我打一个电话,立马就有人给你拿30万现金。给兄弟们吃夜宵,今天就当我们没见过面。”

“当时我气得血往上涌,我说你敢对着镜头再说一遍吗?”二话没说,王飞将这名吸毒人员扭上了警车。

王飞说,在禁毒一线工作的民警,面临着很多类似的诱惑。禁毒工作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你没看到过几十上百千克毒品被收缴后,摆在面前的震撼。那意味着无数个家庭免于破碎,无数个孩子免于流离失所。”

在禁毒总队,王飞的另一个身份是禁毒教官,经常为基层禁毒部门授课。2018年,北京市公安局组织全局警务实战技能大比武竞赛,在所有直属总队参赛人员中,王飞获得侦审一体化技能科目第一名。

王飞出生在公安世家,父母都是警察。从小耳濡目染,王飞对公安各个警种都有所了解,但唯独钟情于缉毒工作。参加公安工作不久,王飞便主动请缨投入到缉毒侦查一线工作中。

“我的战友们都干得无怨无悔,他们是和平年代的无名英雄。我们所搜集的证据往往是现在进行时——我们要掌握嫌疑人运毒贩毒的过程,进而开展相关行动,因此风险更大。我们的工作有无限挑战,也收获无上光荣,很有成就感。”自参加工作以来,王飞先后参与侦破多起重特大毒品案件,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嘉奖2次,被誉为首都缉毒战线的“尖刀”。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