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播报:
您的位置:首页 > 韶关普法网 > 以案释法 > 正文

【以案释法】一对“母女档”贩卖儿童的人贩子一审被判死刑!

来源: 发表日期:2019-06-02 17:06:00



<iframe class="video_iframe rich_pages" data-vidtype="5" data-mpvid="wxv_833956421455708160" data-cover="http%3A%2F%2Fmmbiz.qpic.cn%2Fmmbiz_jpg%2FugYvUNslyK9ibzjib8kRypAElktDzRQZ7AqwVadLatM2KB8BaCs6icItTroibtnnicyWGP3FPV2C9pCzfQ1A1icPvhSg%2F0%3Fwx_fmt%3Djpeg" allowfullscreen="" frameborder="0" data-ratio="1.7777777777777777" data-w="1280" data-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uto=0&vid=wxv_833956421455708160" width="677" height="381" data-vh="380.8125" data-vw="677" scrolling="no"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videoplayer?video_h=380.8125&video_w=677&scene=38&random_num=558&article_title=%E3%80%90%E4%BB%A5%E6%A1%88%E9%87%8A%E6%B3%95%E3%80%91%E4%B8%80%E5%AF%B9%E2%80%9C%E6%AF%8D%E5%A5%B3%E6%A1%A3%E2%80%9D%E8%B4%A9%E5%8D%96%E5%84%BF%E7%AB%A5%E7%9A%84%E4%BA%BA%E8%B4%A9%E5%AD%90%E4%B8%80%E5%AE%A1%E8%A2%AB%E5%88%A4%E6%AD%BB%E5%88%91%EF%BC%81&source=4&vid=wxv_833956421455708160&mid=2651805437&idx=6&__biz=MzA4NDkzMDM4Ng==&nodetailbar=0&uin=MjU5NzQzMTk0NA%3D%3D&key=45e44e7faa0c75fe961559bd07e5c87a2424e302e88c4a0262f4a98b19224a2287dbaccc56b23dffdf14649521280df07a3f92ffea27878c43ff5c88ceef0b47d4bf503ffffb779c7d247ba6d0b129db&pass_ticket=ksOL5d%252BDhng3Nlr7Px4NKiNqoJWydvC7SCMJcE6mL1EPQnc%252BrDk1FOnUS8lAYKtZ&version=/mmbizwap/zh_CN/htmledition/js/appmsg/index463028.js&devicetype=Windows 7&wxtoken=777&sessionid=svr_365880ddab1"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top: 0px;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width: 100%; height: 381px !important;"></iframe>

▲庭审视频


5月31日

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

依法对被告人王喜娥等12人

拐卖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一案

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


      

本案是由公安部督办,近几年来我省侦破的最大一起跨省拐卖儿童犯罪案件。


  本案参与犯罪的被告人人数多、犯罪行为跨度时间长、涉案儿童数量多、犯罪行为隐蔽。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不仅严重侵害被贩卖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也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同时导致了儿童卖出地和儿童买入地贩卖儿童违法犯罪行为的泛滥和猖獗,严重的侵蚀了应有的社会伦理道德和民俗风尚,产生了极坏的社会效应。



经审理查明


     2015年开始,忻州代县籍被告人王喜娥、刘利萍母女二人及一些家庭成员为谋取非法利益,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收买数量众多的婴儿,并通过山东籍被告人王传宾、李秀山、徐庆全等人将婴儿送往山东进行贩卖。山东籍被告人徐庆全、燕少付、陈广州明知是贩卖的儿童仍自己收买或者帮助亲属收买用于收养。2017年6月27日,刘利萍、徐庆全携带一男婴去往山东贩卖途径阳泉时,被公安机关查获。


一审认为

   

      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后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第21、22、23、28、29条之规定,本院认为:被告人王喜娥、刘利萍、王传宾、徐庆全、李秀山、赵掌枝、史红雷、刘怀岗、刘利英、李秀平以出卖为目的贩卖儿童,数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徐庆全、燕少付、陈广州明知系贩卖的儿童而予以收买,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

       

     根据本案的拐卖儿童的数量,结合各被告人犯罪的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以及认罪态度,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王喜娥、刘利萍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对被告人王传宾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对其余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同时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


面对儿童拐卖
我们要怎么防护?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贩子

利用人群的优势团队作战

在公众场合里真的防不胜防


 拐卖儿童,人贩子惯用这几招 


这些招数主要有三类: 



 蓄意搭讪 


1.假装问路。


2.假装孩子的亲人或友人。


3.请求孩子协助(如寻找丢失的宠物)。


4.主动给孩子糖果和玩具或带孩子去游乐园等好玩的地方。




 预谋盗窃 


1. 趁照看者不注意时偷偷抱走。如爷爷在公园里观看象棋,趁老人不注意时将孩子抱走。


2.趁家人不在时抱走。如保姆独自一人在家带孩子,趁家人不在时,将孩子抱走。


3.趁短时间离开时抱走。如在公共厕所门前,家长托熟人临时照看孩子,待其进入厕所后,熟人将孩子拐走。




 暴力抢劫 


1.犯罪分子一般是能盗就盗、能抢就抢,只要寻找到机会,马上下手。


2.如孩子放学后,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犯罪分子抱起就走。


3.如孩子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家长骑车时,犯罪分子伺机将孩子抢走。



另外,有儿童安全教育专家

还根据统计分析,得出了

孩子被拐骗的时间和空间规律。



 易丢失的时间 


犯罪分子拐骗孩子,从月份上讲,春、秋、冬季相对较高,春节前后上升明显。


具体时间上,上学、放学的时间段最高发,下午5点至晚上10点高发,需格外警惕。




 易丢失的地点 


上学放学路上、学校门口、车站码头、公园、游戏场所都属于犯罪分子诱骗儿童的高发地带。



 防止孩子被拐,这十三件事一定要做 



1.家长在抱孩子的时候,遇到陌生人搭讪请一定保持警惕。


2.公众场合,购物时尽量抓紧孩子的手。


3.和孩子走与机车道逆向的人行道,尽量靠里走,防止人贩子利用摩托车、面包车、飞车抢夺。


4.孩子能说话时,就要训练孩子背家庭人员电话号码、所住城市和小区名、父母名字。教育孩子一旦在公共场所与父母走失,马上找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说出电话号码。


5.不要把孩子交给任何陌生人看管,包括自称老乡的人,以及自称是某个家人或亲朋的朋友和同事。


6.确保大门随时锁好,防止人贩子入室抢孩子。


7.在正规保姆介绍所聘请保姆,保留好保姆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清晰的生活近照,证实其家庭电话、地址、家人等信息。


8.在医院不要把新生儿交给不认识的医护人员,人贩子有时装扮成医护人员,从产妇或其家人手中接过孩子很快消失。


9.学龄儿童最好有家人接送上下学,否则应该和同学结伴上下学,尤其是13至15岁的女童要注意,防止被卖淫团伙拐卖。


10.告诉孩子不要跟陌生的小孩玩耍。


11.熟记孩子的体貌特征及当日衣着特征,以备急用。


12.多进行反拐骗演习。家长要尽量通过事例分析、游戏和情景模拟问题的方法,强化孩子掌握有关防范拐骗的自我保护方法。


13.在孩子的书包,衣服上注明家庭的相关信息。




 孩子失踪后,家长要如何应对?



首先,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


儿童失踪后不必等24小时,公安机关会立即启动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所以家长在警方报案时,要说清楚孩子的年龄、面貌特征、衣着打扮、智商程度,最好是有孩子的生活照,而且要回忆一下孩子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


按有关规定,14岁以下儿童失踪,或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女子失踪的,会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其次,可以发动亲友在可行范围内进行寻找。


可分成三层同时搜寻,第一层搜寻事发地的2公里以内,第二层到主要的火车站、汽车站去找,第三层搜寻住址的2公里以内。


再次,家长如果可能,请尽量待在原地,等小孩原路返回寻找家长。




中国拐卖儿童大数据路线图


武汉大学王真教授团队发表了一篇名为

《中国非法收养的儿童拐卖网络》

的文章,里面利用“宝贝回家”

4万多条儿童拐卖数据详细描绘了

我国儿童拐卖的重点地区和路线。


 重庆居然也是重灾区之一!


贩入/贩出儿童人数比例图,橙色表示儿童净贩入,颜色越深表示贩入儿童越多;蓝色表示儿童净贩出,颜色越深表示贩出儿童越多。(图片来自原论文)


其中,“卖掉”儿童最多的4个城市分别是上海、成都、重庆、福州,其次是莆田、南京和西安。


“买入”儿童最多的4个城市分别是莆田、徐州、重庆、邯郸,其次是成都、和郑州。


重点城市之间拐卖儿童的流向,图片来自原论文


许多地区依然盛行的

“传宗接代”的宗室观念

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所以人口拐卖在我们身边并不罕见


10条拐卖儿童的关键路线


王真教授的研究还发现

从拐卖的路径上看,被拐卖的儿童

主要从西部流向了中东部地区

从经济相对落后地区流向了发达地区

流向了更重视“男孩”的地区。


 他们绘制出,中国贩卖儿童的 

 10条关键路线。


3条起始于成都的关键路线:

No.1 成都——雅安;

No.5 成都——北海;

No.6成都——曲靖。


关键路线No.4:深圳——汕尾

关键路线No.7:昆明——昭通


关键路线No.2:西宁——海东

关键路线No.3:绥化——大兴安岭


关键线路No.8:乌鲁木齐——张掖。

关键路线No.10:北京——葫芦岛

动图来自数据之道


 近距离贩卖才是多数派 


10条关键路线中的8条都没超过500公里

这似乎与我们的常识不同

原以为孩子一被拐走

就会被卖到遥远的山沟沟里。




而事实上,58.2%的

儿童贩卖事件发生在省内

42.4%甚至发生在市内



好像确实听过这样的案例

小时候被拐卖的儿童长

大后寻到亲人才发现

原来他们之间相距不远

甚至曾经擦肩走过


只是因为分开时,孩子太小

长大后容貌变化巨大

无奈相见不相识。


 打拐要重点关注拐卖网络的“门户”


王真教授他们后来进行的

聚类分析再次证实了我国

贩卖儿童网络的地域集聚特征

大量的贩卖活动频繁发生

在同一个区域内



目前,大致有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南这6个主要区域。同一颜色表示同一个贩卖区域(图片来自原论文)


但仍有大量的贩卖活动会跨越区域,一些大城市,因其经济、交通的便利,比如成都、北京、上海、重庆、广州、泉州、西安、莆田、徐州和武汉等,在跨区域贩卖儿童过程中发挥了“门户”或“枢纽”的作用。


在儿童被拐这件事上

小编认为预防永远是最有效的“解药”



来源:中国



今日热点